发表于:

30岁儿子与60岁老妈的世界旅行:由墨西哥启航的中南美洲之旅



作者:太源晙

中南美洲之旅,启航!

黎明破晓前的凌晨时分,我们的飞机降落在中美第一大城「墨西哥市」。我伸伸懒腰,往邻座一瞧,老妈彻夜未眠,却是神采焕发。原本只在心中含苞待放的「南美」之花,已然到了灿烂绽放的时刻。坐在靠窗位子的老妈,推搡着我的背,催促我快点下机。无庸置疑,老妈的兴奋指数正节节攀升。她轻快地背起与她几乎一样大的背包,健步如飞,我有多久没看到如此令人动容的背影了!老妈的雄健步伐,与我们不顾一切跨出的第一步重叠在一起──声称此刻不去便再也去不了,甚至搁下手边工作、提议环游世界的三十岁儿子,以及信赖儿子、毅然决然离家环游世界的六十岁老妈,两人无所畏惧所踏出的第一步。我们走访世界三百天,累积了许多愉快感动的旅游故事和旅游技巧。

然而我们仍不能小看这次的旅程。首先,我们被迫老了两岁。撇开三十多岁的我不谈,以韩国年纪来算,老妈已届六十三岁,这个年纪理应牵着孙子的手、帮孙子推学步车,此刻却是牵着儿子的手搭飞机。此外,这次的旅游地中南美洲,绝非好惹的对象,是个连旅游达人都倍感棘手,旅游难度相当高的地方,甚至传闻治安欠佳。这次的旅行是否也能如同上次般,迎来快乐的结局呢?纵使旅途一开始就充满问号,然而上次又有谁料想得到,我们会展开三百天的旅行呢?

「妈,等等我!」

我对率先走在前头的老妈大喊。我们的世界之旅第二波,中南美探险之旅,就从这一喊正式开始。

这次同样是百分之百的低预算背包客之旅,预算审议委员会、紧急措施委员会、紧急会议等随时準备召开,「豪华游览船」或「五星级饭店」都是禁忌字眼。我的选择是为了反映老妈那句足以成为背包客界圣经的发言:「与其花十万元玩五天,不如花五万元玩十天」,于是我把让年过花甲的老妈吃苦的歉疚感搁置一旁,反倒像要证明这个选择似的,我故意订了一大清早抵达墨西哥市的班机(这个时间的班机,机票比较便宜),抵达机场后坚持前往零手续费的银行提款机提领墨西哥披索,一出机场立即击退蜂拥而上的计程车司机,径直朝地铁站走去。

我们搭上地铁,在下榻处附近下车,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数。说到找路,我的旅行雷达一向很强,此时却严重当机。走没几步路,前方迎来一片黑暗。墨西哥市长为何不在车站旁装个灯呢?这里连盏路灯都没有,我试图靠着车站周围住宅的微弱光线找路,却仍然抓不到方向,白忙一场。

见我彷徨不定,老妈似乎略微恐惧,悄然抓住我的手臂。根据行前蒐集的资料来看,中南美惊悚可怕的犯罪案件,都发生于黑暗偏僻之处,就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一模一样!我睁大眼睛观察四周,远方似乎有个路标,但那条巷子太过幽深僻静,我压根儿不想靠近。朋友曾问我「带妈妈去中南美,会不会太危险了?」当时我曾大声回答「人类住的地方,都一样」,如今旅程才一开始,我已吓得逃进车站。我很感谢老妈的耐性和体谅,没有指责我「早知如此,乾脆搭计程车就好」。

无计可施下,我们只好在至少有灯光的车站楼梯上,找个位子坐下。

「妈妳先坐一下,我想想有没有其他方法。」

虽然嘴上这幺说,但我也只是不知所措地站在楼梯上,伸长脖子观望四周动静。此时,一位穿着制服的女学生朝车站走了过来。我欣喜之余,一口气朝她飞奔而去,她吓得放声尖叫。我也被她的叫声吓到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也对,见到一个男子背着背包从黑暗中窜出,那会有多幺可怕啊。幸好老妈紧随我身后而来,消除了女学生的警戒心。我把写着旅社地址的纸张和地图递给女学生,她似乎此时才明了眼前的状况,笑着说:

「#*&^%$*⋯⋯」

「源晙,她在说什幺?」

「就是⋯⋯嗯⋯⋯」

女学生认真向我说明,但我却遇上西班牙语这道巨大的障碍之墙,完全无法理解。我会讲的西班牙语,仅有「你好」、「谢谢」,及几个数字。女学生望着一脸呆滞的我,约莫知道我听不懂,她指指车站后方,示意我们跟上。

「Mom, car......」

大概是她妈妈把车停在那边吧。我们跟着女学生走,很快看到一个和蔼可亲的妇人,她的脸上充满疑问,似乎在问「妳怎幺没去学校,还带了两个东方人过来?」女学生叽哩呱啦说着什幺,接着就挥挥手,消失在地铁站里,只留下灿烂的笑容。

黎明破晓前,莫名其妙兜在一块的妇人和我们,隔着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,比手划脚试图沟通。妇人用西班牙语激动说明,我只挑选简单的英文进行交谈,在一旁看不下去的老妈用韩文发问「这里要怎幺去?」妇人如机关枪般用西班牙语念着rap,我用英文rap 正面迎击,老妈则用韩文在一旁副唱。三国语言在空中交战,这场乱七八糟的对话,终于在妇人的一个坚决手势下,划下句点。妇人所指之处,正是车子后座,意思看似是「我会载你们过去,你们就乖乖上车」。看她不断说「tres(数字三)」什幺什幺的,似乎表示开车过去只需三分钟。不然难道会是「我们三人要永远幸福地住在一起」吗?

老妈和我用眼神交换意见,最后决定厚着脸皮麻烦这位妇人帮忙。旅程一旦开始,所谓的廉耻心,本来就会逐渐磨蚀不见。妇人痛快地高呼「一开始这幺做不就好了!」(只是我的猜测),发动引擎。经过三分钟,车子果真停在写有我们下榻旅社名字的建筑物前方。与其说感到开心,不如说觉得神奇。十分钟前,我们两个旅人还在黑暗中迷失方向,被恐惧团团包围,然而电光石火之间,便来到亮晃晃的旅社招牌前方。

30岁儿子与60岁老妈的世界旅行:由墨西哥启航的中南美洲之旅

下车后,我们好比轮唱般不断说着「gracias(谢谢)」,并连连鞠躬致谢。面对这幺隆重的韩式谢礼,妇人惊慌地摇摇手,一副这只是小事的样子,并露出笑容。但对我们而言,这无疑会成为这趟旅行中,我们永生难忘的「小事」。老妈翻找着背包,拿出原本打算当零嘴吃的超大巧克力递给妇人。妇人极力回绝,但老妈半强迫地把巧克力塞进她怀里,妇人笑得合不拢嘴。我们向妇人挥手道别,直到她的车消失在视线之外。我对素未谋面的墨西哥,蓦然涌现了爱意。左右一国印象的关键,果然还是在于人。旅社的另一头,太阳冉冉升起,同时,我的内心也逐渐温暖起来。我们的中南美之旅就在这样的心情下,起锚开航。这回的旅程,我一样有很好的预感。

相关书摘 ►《带妈妈去旅行》:让怕水的老妈挑战和鲨鱼共游

书籍介绍

《带妈妈去旅行(Ⅲ): 中南美洲我们来了,这次的队长是老妈!》,EZ丛书馆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太源晙
译者:熊懿桦

纵然已横跨欧亚非三大洲、两大洋,走访多处城市,仍满足不了老妈天生的旅游魂,睽违许久终于再次踏上旅程,这次,环游世界的最后一站,带着妈妈来到人称最危险、最神祕的「中南美洲」来了!

妈妈晋升为「旅游队长」,领着儿子勇闯沙漠、火山、森林、冰川,站在赤道上一口气横越南北半球、与鲨鱼一起游泳,遇上扒手损失惨重、想出门买晚餐竟遭亮枪警告,堪称旅游最高难度的中南美洲,母子俩也没在怕的啦!

甚幺?早有丰富旅行经验的母子竟在第一站就迷路?老妈勇敢尝试高空滑索,不料却卡在半空中动弹不得?不会游泳的儿子首度挑战潜水,声称担心的老妈却悠哉地在旅社吃饭?

旅游的美在于预想不到的意外,充满艺能感的母子档为旅行增添不少笑料,

不论是惊喜或惊吓,两人都能一笑搞定所有变数!

30岁儿子与60岁老妈的世界旅行:由墨西哥启航的中南美洲之旅